前DRAM舵手高启全:长江存储技术绝对干净清白,赵伟国是难得好老板

前紫光执行副总裁、紫光 DRAM 事业群“总舵手”高启全于 2020 年 9 月 30 日正式退休,长达五年的紫光“芯路”圆满完成。

高启全是台湾近年来西进大陆投身半导体产业最具指标性的人物。五年前,这位“台湾 DRAM 教父”从南亚科退休后选择投入紫光集团,无疑是两岸半导体产业中的一枚“核弹”。

原本对紫光不熟悉的台湾科技圈,自从那一刻起,大家都开始注意到来自西边的“紫色那一道光”!

《前DRAM舵手高启全:长江存储技术绝对干净清白,赵伟国是难得好老板》

五年“芯路”圆满完成

高启全在这个全球政治与经济环境与时间点都十分敏感的时刻,从紫光正式退休,引发外界很多联想。

其实,高启全在 2019 年底就告诉问芯Voice,与紫光的五年合约一到,他便会申请退休,好好的享受人生,他的决定从未改变。

高启全现年 67 岁,他笑言,来紫光这五年中,有四年的时间是每年就多了一个孙子,现在他总共有六个孙子,是时候退休好好享受天伦之乐,更想要有时间作自己想做的事。

他开玩笑表示,好不容易等到可以享受台湾的“老人卡”福利(台湾年满65岁的长者坐公众运输车有折扣),要好好的使用。

“芯片帝国”的崛起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一手打造的“芯片帝国”,高启全是在非常起步阶段就加入,一路筚路蓝缕把长江存储的 3D NAND 技术基业打造起来。这五年来,他一路看着赵伟国建立“芯片帝国”的拼劲,也非常有感触。

谈到赵伟国,高启全是这样形容:老赵是个好人,他真的是个好人。

高启全描述,“我知道 2015 年他第一次到台湾接受台湾媒体专访时,展现的“气势”有点吓到台湾媒体了,可是这五年来,我看到紫光所有事业体,包括长江存储、展锐、新华三等,技术来源都非常正规清白,而且合作的对象和客户都是国际级的公司,这非常不容易。”

谈到长江存储现在成为国内一个指标性的半导体企业,尤其是独家的 Xtacking 技术,是在 2018 年 8 月美国的国际存储大会上发布,惊艳国际。

Xtacking 技术是在两片独立的晶圆上,分别加工周边电路和储存单元,与其他国际级 NAND Flash 大厂的技术和架构都不同,且自己有独家的专利,而这专利也成为长江存储未来营运很重要的保护伞。

他谦虚指出,Xtacking 技术的架构是长江存储整个大陆工程研发团队努力的成果,而他的任务,是以当时身为长江存储的代行董事长身份,全力的支持这个技术问世且量产,现在已经成为长江存储与国内存储产业值得骄傲的突破。

他也提到初到紫光时,对于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做事观念,彼此有着很不同的想法。

他很坚持,在技术和产品良率还未达到既定水平之前,绝对不能盲目地盖厂和扩充产能,不然良率过低还必须投产,产生的亏损数目十分可怕,大陆很多半导体厂“烂尾楼”就是这样盲目盖厂,但根本没有技术。

他表示,做半导体一定要花时间把技术稳健扎根、布局缜密专利,然后才有计划地逐步扩产,千万不能急,晚两年量产有什么关系,中国做半导体都这么久了,有差这两年吗?事实证明,长江存储依照这样的蓝图规划,现在成为国内少数技术独立又非常成功的半导体大厂。

高启全有三年半的时间待在武汉,2019 年下半被调回北京规划紫光的 DRAM 项目,直到 2020 年 6 月才正式离开长江存储的董事会,9 月 30 日正式从紫光集团退休,并且将 DRAM 项目交给前尔必达执行长、现任紫光高级副总坂本幸雄来接手规划。

国产设备必然崛起

提到近期美国频频锁定中国半导体公司,高启全认为,就算美国执意要封锁中国的半导体发展,只要给 10 ~15 年时间,国内中低阶半导体设备基础一定会起来,但像是高阶的极紫外光 EUV 机台,技术难度就太高了。

他也点名,大陆的中微半导体、北方华创等设备技术都做得很好,目前长江存储的国产设备材料约 15%,且美国的制裁行动,其实所有美国设备商都非常反对,他也指出,年初武汉因为疫情而封城时,当时长江存储很多干部听到要封城,不但没有加速离开武汉,反而选择重回工作岗位上,他印象非常深刻且十分感动。

对于未来的生涯规划,高启全表示,他会担任一些公司的董事,也会自己做投资,同时也在湖北黄石投资 12 寸再生晶圆厂,但绝对不会加入与紫光竞争的公司,这是一种对前东家的尊重。

高启全解释,目前大陆没有再生晶圆厂禄亿,与台湾的设备商辛耘合作,随着大陆晶圆厂一座座盖起来,再生晶圆从台湾生产再运送到大陆成本太高,平均每片晶圆增加的成本高达 6 美元,因此,在大陆生产制造才符合成本效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