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大涨250亿,何小鹏悄悄做LP

报道 | 投资界PEdaily

除了造车,何小鹏的LP版图一直鲜为人知。

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何小鹏,还是一位隐形的LP大佬。所谓LP(Limited Partners),即有限合伙人,俗称“金主爸爸”,是创投机构的出资人。在造车之余,何小鹏早已做起了LP。

如今,何小鹏的LP版图渐渐形成:通过上海宾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何小鹏对外投资了多家创投基金,包括GGV纪源资本、晨兴资本、昆仲资本、变量资本、亦联资本等。

何小鹏只是新经济新晋大佬投身LP圈的一缕缩影。这几年,伴随着新经济企业崛起,一大批财富自由的新贵诞生,这群人开始成为一股不小的LP势力。由陆奇创办的奇绩创坛,背后出资人就有刘强东夫妇;B站创始人陈睿成为甘剑平旗下渶策资本的LP;而最近横扫消费领域的的黑蚁资本,出资人之一就有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

当然,最为人熟知的还是王兴和张一鸣一起投资了曹毅创办的源码资本。而当年,正是曹毅主导了老东家对王兴美团网和张一鸣今日头条的投资。这样的轮换一幕,堪称创投圈佳话。

身家大涨247亿,何小鹏悄悄成为创投基金出资人

何小鹏的LP版图渐渐浮出水面。

2020年8月27日,随着小鹏汽车在大洋彼岸敲响IPO的钟声,何小鹏,这家公司的灵魂人物,也再一次集结了外界众多目光。截至今天休市,小鹏汽车市值130.92亿美元,持股27.8%的何小鹏身家大涨36亿美元,约247亿人民币。

《身家大涨250亿,何小鹏悄悄做LP》

与此同时,人们也关注到,已经实现财富自由多年的他,在造车之余,还做起了天使投资人和个人LP。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获悉,通过上海宾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何小鹏对外投资了多家基金。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宾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发起人为何小鹏和陈锦仪,其中何小鹏持股90%,为最终受益人。可以看到,通过上海上海宾阖,何小鹏成为了非凡母基金、亦联资本、晨兴资本、昆仲资本、变量资本等的LP。

《身家大涨250亿,何小鹏悄悄做LP》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晨兴资本还是昆仲资本,都是小鹏汽车的投资方。其中,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跟何小鹏相识于UC创业期间,一路关注小鹏汽车从仓库创业到他本人离职阿里并参与管理;晨兴资本的刘芹更是与何小鹏相识超过15年,在他两次创业期间都没有缺席投资的朋友,刘芹还曾感概:“即使我们连续参与5轮融资,晨兴还是投得太少……”

除了通过上海宾阖的向LP身份出击外,何小鹏还是嘉兴艾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天眼查显示,这家简称艾瑞资本的机构共管理16只基金,对外投资近50个项目,如神居动漫、innail美甲、易瞳科技、果小美等。

实际上,更鲜为人知的是,何小鹏个人很早就已经成为GGV纪源资本的LP。小鹏汽车上市揭开了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与何小鹏的深厚渊源,何小鹏曾在GGV的一场年会上回忆为什么会全职投入小鹏汽车:“当时我的孩子出生才半个小时,符绩勋打来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电话,他劝我全力去做这个事情(造车)。”

也是在那场年会上,何小鹏的开场白是:非常高兴能够作为GGV的LP来到这里。

“有些木讷”的何小鹏,默默串起了中国互联网圈

二次创业这6年来,自我评价“有些木讷”的何小鹏,背后集结了一个豪华的投资人队伍,同时,何小鹏就像是一个连接点,通过他可以串起很多互联网风云人物。

时间拨回2004年,27岁的何小鹏离开了工作6年的亚信科技,选择辞职创业,拉上大学校友梁捷一起创办了UC优视。

UC期间,何小鹏一路结实了众多互联网圈内的“贵人”——马云、丁磊、李学凌、俞永福、雷军等等。彼时已是中国首富的网易创始人丁磊,不仅向何小鹏提供了80万的贷款和网易的服务器,还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了他。就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何小鹏认识了时任网易总编辑的李学凌。

2006年,已经创业的李学凌为何小鹏牵线认识了时任联想投资副总裁的俞永福。虽然UC这个项目没有通过联想投资部的投票决议,但俞永福找到了雷军,后者当即表态:“你去UC,我就投。”于是,俞永福带着雷军给的400万元来到了广州,加入了彼时还在居民楼中办公的UC。

2014年,成立10年的UC以43.5亿美元卖给了阿里巴巴,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并购金额。一夜之间,37岁的何小鹏实现了财富自由。

何小鹏与投资圈的很多人也是好友。在UC时,经IDG资本的一名投资经理介绍, 何小鹏结识了IDG资本合伙人杨飞,杨飞很看好这个年轻的创业者,自此结下渊源。随后,包括GGV纪源资本符绩勋、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等在内的众多投资人都与何小鹏产生了深厚的联系。

全力做小鹏汽车以后,造车巨大的成本曾让何小鹏感慨:我知道很花钱,但没想到这么花钱。某种程度上,铺开中国几家造车新势力的融资历程表,就能展现出创始人有着怎样强大朋友圈。在何小鹏这个说着自己不善社交、甚至有点“木讷”创业者背后,集结了一大批用实际行动支持他的投资人。

广泛地交友也为他带来了更开阔的视野,在做LP之外,作为天使投资人,何小鹏还与GGV一起投资了一家医药新零售领域的公司“药便利”,从天使轮到A轮双方都一直加注。

互联网新贵做LP,刘强东、王兴、张一鸣…..浩浩荡荡

何小鹏并不是第一个做LP的互联网“新贵”。

数月前,黑蚁资本的一次合伙人变更,让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LP版图为人熟知。天眼查的数据显示,苏州黑蚁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生合伙人变更,新增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

这并非是字节跳动投资的第一家创投基金。投资界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字节跳动很早就投资了一家活跃在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此外还是另一家知名创投机构——XVC的LP。

而最为人熟知的是,张一鸣成为源码资本的个人LP。他与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私交甚笃,当初今日头条苦苦寻找B轮融资时,仍在红杉中国任职的曹毅就曾在内部会上力推,后来张一鸣成为了曹毅首期基金的出资人之一。

与张一鸣路径相似,王兴也是源码资本和XVC的LP。天眼查显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艾克思求解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列表里出现了王兴,持股比例为1.6%,而前者正是知名风投机构XVC的公司主体。王兴也曾为源码资本第二大单一股东,一直以来他鲜为人知的LP版图徐徐展开。

在王兴作为个人LP接连入股多家基金的同时,美团也成为了一家知名创投机构的出资人。至此,美团系资本覆盖了源码、XVC、辰海资本、零一创投、钟鼎资本及美团自己的龙珠资本等多家VC。美团系成为创投圈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与此同时,这两年已经淡出公众视野的刘强东夫妇,依然活跃在互联网圈和创投圈。今年6月,由陆奇创办的投资机构——奇绩创坛近期完成新一轮人民币基金的交割,而备受关注的是,该基金出资人就包括刘强东夫妇。

事实上,这并非刘强东夫妇第一次出资VC机构。早在2018年,二人就已参投了拾玉资本旗下的一只创新医药基金;而企查查显示去年二人更是以3000万元参投了高榕资本旗下基金。

另一位大佬王卫,更是堪称神秘隐者,早已悄悄投出一张LP版图。天眼查显示,从2013年至今,顺丰先后成为多家知名创投机构的LP,包括蜂网投资、钟鼎资本、拾玉资本、中信资本。

伴随着新经济势力崛起,越来越多互联网新贵悄然化身成为个人LP。2019年10月,由甘剑平和胡斌创立的渶策资本宣布完成首支基金美元募资,一部分出资人就是创始合伙人的密友,比如甘剑平曾投资的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

这样的案例,正在悄然增加。这是中国创投行业宝贵的良性循环:VC出钱陪伴着企业成长直至上市,财富自由的企业家个人再来出资支持创投机构。这或许是所有创投人最梦寐以求的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