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同是献礼片,《一点就到家》相比起《家乡》显得低调很多。首日票房截止目前斩获2800万,并不算一个格外亮眼的成绩。

这部讲述三位性格迥异的年轻人从都市回到云南创业的影片,被冠以乡村版《中国合伙人》的称号,但又因结合了电商,呈现出村民网购、普洱咖啡走出大山等商业场景,难免带有小家团圆、共同致富的社会主义精神象征。

但好在,虽然顶着“扶贫攻坚”的任务,《一点就到家》却将国家主题聚焦到小人物的成长经历中,将一个普世故事拍得幽默风趣,刘昊然、彭昱畅等演员的加入增加了青春热血的感觉,奇幻色彩的融入也更面向年轻受众。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而且,该片有着显著的青春定位差异化优势,豆瓣7.5的开分在口碑上打了个开门红,随着影片热度发酵,票房走势存在“逆袭”可能。

回看《一点就到家》项目拍摄阶段,这是一部8月才宣布定档国庆,却只有2个月拍摄时间的影片。在剧本不完善的情况下,《一点就到家》辗转云南和上海两地,拍摄与后期制作同步进行,保证了上映时间,可以说是一次不易的创作旅程。

此前,监制陈可辛曾在朋友圈发布了影片三位主演的合影并感慨起八年前的《中国合伙人》:“时间是不停的往前走,昨天的我就是今天的许宏宇。”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而看过影片后的观众,却能感知到两人身上截然不同的创作气质。《一点就到家》并不是外界盛传的年轻版《中国合伙人》,许宏宇将强烈的个人风格赋予影片的主架构和角色,有执导《喜欢你》时大家钟爱的奇幻色彩,也有不久前拍摄《穿越火线》时的青春和追梦。

与其说这是一个创业片,不如说这更像一部青春片。被视为陈可辛“爱徒”的许宏宇在电影中,贯彻着他的艺术表达。近日,娱乐资本论与导演许宏宇展开对话,聊了聊《一点就到家》背后的创作心路。

一个月拍完,剧本供应不上,主题从“纯电商创业”到“青春励志”

许宏宇拒绝了两次执导《一点就到家》。

最开始是去年陈可辛找到的他,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不多,只有一个确定的片名《一点就到家》,和一个基本要求“需要讲述年轻人回到家乡的故事”。许宏宇拒绝了,这个任务性的故事主线并没有打动他。

但陈可辛坚持希望由他来执导这个故事,第二次再找到他时,陈可辛和编剧张冀已经创作出了一个电商创业的故事框架。曾经参与过《中国合伙人》创作的张冀将《一点就到家》定义为创业类型片,希望在7年后,重新讲述三个人的创业故事。

许宏宇还是表示了拒绝,“那个时候我对电商创业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不是一个很想让我去拍的故事”。

在陈可辛团队做剪辑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许宏宇,有着强烈的个人特色和风格表现,从其执导的首部电影《喜欢你》中也能看出,颇具奇幻色彩的年轻化表达是他看重的。

直到疫情来临,在普遍弥漫着迷茫和焦虑的社会环境下,许宏宇重新审视这个故事,“他们从城市很焦虑的状态回归到自己的家乡,找到他们内心想做的事情”,这一点打动了他。

许宏宇找到了对这个故事的认同点,“这并不只是一个电商创业的故事,这个电影一定要是当下的,讲的是年轻人对于梦想的追寻,甚至是寻找自我的励志故事。”他决定如果自己拍,就要舍弃掉创业类型,而是拍一个青春中二励志的故事。“我当时也和陈导进行了沟通,如果要执导这部片子,主题需要进行调整”。许宏宇告诉小娱。

陈可辛欣然答应,许宏宇也参与到编剧张冀的故事重构中。三个核心人物保留下来,定位为年轻人。在性格预设过程中,魏晋北是身患抑郁症的都市青年,彭秀兵是个北漂梦想家,而李绍群是一个强迫症,都是与当代年轻人息息相关的设定。随着三个人物的核心性格设定搭建完成,许宏宇想要的故事“灵魂”也随之确定。

这也让演员的寻觅方向明确了起来,“先定下的彭昱畅,他的性格与彭秀兵有相似之处,特别简单、憨厚,很直接纯真。定了他之后,我们还得找一个跟他搭CP的城市人,城市人要冷静、智慧、理性,最重要要帅,所以在年轻演员中昊然是我们的首选。李绍群我觉得应该找一个特别认真、很轴的男生,马上就闪现了《少年的你》里头尹昉演的那个警察角色,他能演出李绍群。”

不过,让许宏宇没想到的是,直到开拍都没有收到过完整的剧本。这就意味着剧本创作与拍摄是同步进行的,这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的。

这时候离影片最终在国庆上映只有2个月的时间,演员只对人物性格有把握,却对演什么戏、说什么话不甚清楚。许宏宇说,“但我们还能拍,我可以先拍一些不需要剧本,但很早就在我脑子里有画面的戏”。

比如魏晋北刚去到村子时,他被黄蜂蛰,他滚下山导致遍体鳞伤的场景;又或者是用蒙太奇镜头展现村民拆快递以及退货的环节,这些都不需要实实在在的剧本。

影片拍摄后期,在云南大概拍了25天后转场去到上海,需要完成天台跳楼、看心理医生以及咖啡大会等的拍摄。据许宏宇介绍,伴随拍摄的创作也一直延续到这一阶段

剧本也不是唯一的难点。在云南拍摄时,剧组去到当地真实的乡村取景,那颗魏晋北睡了一宿的大树,在没有路可到达的山上,需要剧组自己开路运送器材。村民群演都是当地人,且以老人居多,因为许宏宇不懂方言,因而需要在当地训练一个演员辅导,让他去跟演员们沟通。

“我记得每天拍到中午12点,这些群演就会全都不见一个小时,原来他们需要回家喂猪,每天都很准时,特别有趣。”慢慢地,剧组也养成12点先放饭的习惯。

虽说剧本仓促打乱了拍摄节奏,实地取景也有意料不到的困难,但许宏宇得到了表现形式上的最大化展示,即创作出自己想要的风格化内容。

不做《中国合伙人2》,加入自己的风格化

同是张冀做编剧,又是三位男主角一起创业的故事,《一点就到家》在预售点映期间,就不乏有该片是《中国合作人2》的评价传出。

对于许宏宇而言,《中国合伙人》作为创业故事太经典,但“我觉得《一点就到家》不是创业故事,我在拍的时候,没有把它当创业故事”。决定接下这个片子的时候,也正好是《穿越火线》进行后期的阶段,在剪片子的时候,许宏宇发现《穿越火线》真的是在讲年轻人的梦想,他想要把这种情感也放到《一点就到家》中。

许宏宇认可现实主义题材的大方向,“这一点我不会想要去改变它”,但许宏宇有自己喜欢的表述方式,“那些梦境、地铁里的黄蜂还有恐怖片氛围的场景,是我坚持要放进去的”。

地铁里的那只黄蜂呼应了开头蜇伤魏晋北的片段,它仿佛从遥远的乡村来到都市,给重新回到北京又陷入焦虑和迷茫的魏晋北启示,让他明白自己心里究竟想要什么。这样带有奇幻想象的片段,在片中还有很多,它们形成了该片一大风格化特点。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尤其是那只呼应了创业主题的会飞的猪。剧本原有的设计是彭秀兵创业失败赔了所有的钱,他看到家里养的猪有感而发一句“你在风口真的能飞起来吗?”,本是雷军的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的一个延伸。许宏宇在拍的时候认定这是一个幻想,决定用这个会飞的猪串联起一个后来在片中出现了两次的幻境。

在幻境中,那只会飞的猪对着三位主演说“你们有没有勇气跳下去啊?”,用来隐喻人物面对困境做出的选择。“我本来想用一头真的猪,但是为了制造一点梦幻感,最后采用特效做出来比较可爱的形象”,许宏宇说道。

此外,许宏宇还会加入一些展现人物性格的元素。比如李绍群 ,“他很纯粹,他钟爱一样东西就没有杂念”,加入冥想这样的场景就很适合这个人物。许宏宇补充说,“我理解的这三个人物他们身上有年轻人的通病,他们相互治愈,一种很有能量、很有爱的兄弟情感。但他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不同的立场但追求同一个理想”。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这三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很重要。“我没有让自己站到导演的位置,因为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这不是年轻人的状态,在创作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提意见,我们再一起讨论。”

许宏宇印象最深刻的是面对收购三人意见相左吵架的戏份,魏晋北的情绪病复发,这个人物受到否定处在一种失控的状态,很考验演员的情绪把控。拍这场戏时许宏宇掉了眼泪,“这场戏是最厚重的一场戏,也是最难拍的一场戏,所以我觉得这场戏跟他们三个的互相沟通是最多的。”

事实上,因为互联网技术改变生活的时代定义,《一点就到家》中关于电商的场景商业化色彩浓厚,或多或少带有植入的观感。许宏宇坚持的风格化内容展示,坚持的人物情感描摹,恰恰让影片脱离开传统的创业故事,也与商业化内容做出了平衡。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加入李佳琦,电影局提“二维码”建议,后期制作与拍摄同步进行

许宏宇第一次来到内地参与《建国大业》的剪辑工作,就认识了当时的摄影师赵晓时,两人成为朋友,并和陈可辛工作合作了十几年,他不仅是这次国庆档《夺冠》的摄影指导,也是《一点就到家》的摄影师。“大家情感很深厚,彼此都很信任,这种创作氛围是很难得的”。因为对于许宏宇而言,后期制作与拍摄、剧本创作是同步进行的,这是一段绝无仅有的经历,团队的合作变得尤为重要。

每天拍完后,剪辑师当天就要粗剪一遍,剪完后团队内部再过一遍,“基本上整个剪辑过程也都是在现场完成的,所以当我们在上海杀青的时候,过了两天我们基本上已经剪完整个电影了。”

片子后来再做持续的调整,是去做了一些市场调研,让不同地区的观众给予一些反馈,找到更好的剪辑方案。“因为拍摄时间短没有太多的素材,而且也不太允许有太大变化,基本就是节奏和台词的问题做调整”。

其中一个不忽视的指导是电影局。“我们之前都有误解,说是命题作文会有很多条条框框,其实并没有。” 据许宏宇介绍,电影局也会一起参与到创作中。有一次他们和电影局开会,许宏宇提出“能不能出现做网络直播的人?”,得到许可之后,剧组去找了李佳琦。

“我觉得我们在讲一个当下的互联网故事,在卖货这件事情上,怎么可以没有李佳琦这种代表性人物的存在”。李佳琦留出了一天的时间,剧组去到他的直播间,真实地拍摄了李佳琦卖普洱咖啡的带货场景。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片尾老奶奶展示的二维码,也是电影局提出的意见”。影片的末尾,电商在村子里兴起,三人创业成功,但以往传统的集市慢慢衰败,老奶奶感慨着市集不再,最后却掏出二维码让你扫码买单。

许宏宇说这是个感情很浓厚的戏份,原本是没有二维码这个场景的,但电影局给到的意见是“老奶奶应该最后拿出一个二维码,她也拥抱了现在这个时代,她没有被这个时代抛弃”。许宏宇自己很喜欢这个点。

另一个关键性的指导是监制陈可辛。每天拍完许宏宇都会将剪好的戏给陈可辛看,“关于情感内容,陈导是很有经验的,这方面我100%是听他的”。

许宏宇说开拍前自己一直和陈可辛说“我会尽力拍”,临走前还问他“我放开拍行不行?”,陈可辛回答他“行,你就放开拍吧。” 许宏宇觉得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定剪后再给陈可辛看,有一天许宏宇接到个很长的电话,陈可辛说了很多需要修改的细节,最后却来了一句,“其实那些不修改都无所谓,但是有一个镜头你一定要拿走,我受不了。”原来是三位主演在床上牵着手的那个镜头,他说,“你能不能拿走?”

《不想拍年轻版《合伙人》,《一点就到家》要的是一个青春片》

许宏宇没同意,陈可辛问“为什么?” 许宏宇说,“没有为什么,年轻人会喜欢。”最后这个镜头保留了下来,因为在调研中这一场景观众笑得很开心。

许宏宇认为面对年轻受众,《穿越火线》的拍摄经历给予了他启发。他说,“拍《穿越火线》时,作为导演跟年轻演员一起生活、沟通,包括讲故事的方式,我觉得我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训练。”

对于新时代的主题,关于年轻内容的表达,许宏宇表示,我始终觉得经历了2020年前半年的煎熬或失落的创伤之后,我们需要有一部对于梦想、对于青春,能获得重新出发的力量的电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